<samp id="tva8o"><option id="tva8o"></option></samp>
<blockquote id="tva8o"></blockquote>
<sup id="tva8o"><noframes id="tva8o"></noframes></sup>
<dfn id="tva8o"><label id="tva8o"><em id="tva8o"></em></label></dfn>
<var id="tva8o"><label id="tva8o"></label></var>
<label id="tva8o"><noframes id="tva8o"></noframes></label>
<delect id="tva8o"></delect>
<button id="tva8o"><xmp id="tva8o">
<delect id="tva8o"></delect>
<label id="tva8o"></label><label id="tva8o"><div id="tva8o"><label id="tva8o"></label></div></label>
<delect id="tva8o"></delect>
<delect id="tva8o"><div id="tva8o"></div></delect>
<delect id="tva8o"></delect><label id="tva8o"></label>
<strike id="tva8o"><xmp id="tva8o"><option id="tva8o"></option><delect id="tva8o"><noframes id="tva8o"><label id="tva8o"><div id="tva8o"><label id="tva8o"></label></div></label>
<delect id="tva8o"></delect>

 首頁 > 招考信息 > 就業 > 正文

求職者,千萬遠離這些人!

——企業招聘線上筆試“代助考黑產鏈”追蹤

作者: 發布時間:2021-05-27 來源: 新華日報

  “‘阿里筆試’‘騰訊筆試’,保正確率,老字號,包過進面試。”

  眼下正值招聘求職旺季,競爭十分激烈。因疫情防控需要,招聘企業廣泛設置網絡筆試環節。新華社記者調查發現,當前網上存在不少向應聘者提供各類企業特別是知名互聯網企業網絡筆試代助考舞弊服務的“槍手”,嚴重影響招聘工作公平公正。

  名企線上考試“槍手”活躍網絡

  費用幾百元至幾十萬元不等

  “我自己收到幾家公司的測評,找了機構去筆試助攻”“我就是找筆試助攻的,做了6家收到4家的面試,正確率還挺高”……在一些網絡平臺上,記者發現有不少人在交流花錢請“槍手”參加知名公司線上筆試的經歷。

  多名求職者告訴記者,入職網考找“槍手”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記者在百度搜索“筆試助攻”等,搜索結果達220萬個,其中可以輕易找到提供知名互聯網公司、銀行、咨詢公司等各類企業線上筆試服務的代考機構的聯系方式。

  記者在微博上發現一個名為“星座銀行筆試加油”的賬號,其認證為“星座命理博主”,粉絲超過5萬,實際上從事的是有償求職代考服務。

  記者看到,在其提供“助攻服務”的微博下點贊量高達17.9萬次。還有不少人留下“求助”信息,找其代考。

  一家“代考機構”告訴記者,可提供各大互聯網公司“實習內推”“筆試助攻”“全職內推”等一條龍服務。

  記者調查發現,部分“代考機構”提供的代考服務價格在每小時400元至600元不等,有些費用更高。“我們找的都是名牌高校學生或者資深從業人員,價格根據考試難度和時長確定。難度高價格自然高。”有“代考機構”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還能提供“包找工作”全套服務,費用高達20萬元左右。

  北京云嘉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表示,入職考試作弊成風踐踏了社會和職場的誠信理念,加劇了求職市場不正當、不公平競爭問題。

  找監考漏洞堪比“諜戰”

  有人找代考被坑慘

  多家企業招聘工作負責人告訴記者,為保障線上考試安全、公平,會在考試中應用技術監考手段。但記者調查發現,仍存漏洞讓“代助考”舞弊人員有機可乘。

  部分手機能實現分屏,邊考邊搜題。一名“代助考”人員告訴記者,當前的考試系統一旦啟動,可強制手機或電腦的屏幕上僅能顯示考試界面一個窗口,無法移動窗口和調整窗口大小。但有些品牌的手機可以通過開發者選項設置強制分屏,考試軟件也無法檢測出屏幕是否可以分屏或有懸浮窗。

  他告訴記者,用此辦法就能一邊考試一邊搜索答案,還能用社交軟件交流。

  此外,一位“槍手”告訴記者,現在很多手機和電腦能夠將屏幕內容投射共享給其他顯示設備。微型耳機體積小,攜帶后可利用攝像頭監控范圍盲區隱蔽不被發現。

  但也有求職者花錢找代考卻反被坑苦。

  大學畢業生小舒告訴記者,自己曾在閑魚平臺上花錢雇請“槍手”參加某知名互聯網公司招聘考試。“滿分100的選擇題,他當時應該是隨便盲選,最后考出來18分,考完后他就把我給拉黑了。”

  來自四川的小李也曾有類似的遭遇,“‘槍手’收了我1500元,對我說‘不過全額返還’。結果考試的時候他什么都不會,還對我惡語相向,威脅說要去求職公司和學校舉報我作弊,最后我只好忍氣吞聲。”

  上海善法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秦裕斌律師說:“線上考試環境相對寬松,求職者作弊成功機會大、成本較低,通過入職考試有可能獲得不菲的收益;即使作弊被發現,作弊者最多是失去該就業機會,不妨礙‘另謀高就’。”他告訴記者,刑法明確了在高考、中央和地方公務員錄用考試等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中組織作弊、替考屬于犯罪,但對其他類型招聘考試中作弊人員如何處理并未明確規定。

  招聘找“槍手”法律風險大

  治理需堵技術、規范漏洞

  專家表示,在網絡平臺購買“槍手”代助考通過企業招聘考試的行為,將給招聘企業、求職者、“槍手”、網絡平臺等各主體造成巨大風險,可能招致嚴重的法律責任。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工業與信息化法治戰略與管理重點實驗室辦公室主任趙精武表示,發布“代助考”舞弊信息屬違法行為,按照網絡安全法相關規定,網絡運營者應當承擔過濾、防擴散以及保存記錄等義務。所以,網絡平臺經營者依法負有對此類信息的事先審查和預防義務,應當通過關鍵詞搜索和定位技術屏蔽此類信息或受理用戶投訴及時刪除清理。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民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琦認為,如果用人單位發現所簽訂勞動合同的人員是以代考舞弊等行為通過招聘考試,這屬于因欺詐而做出意思表示的行為,通常而言,用人單位可以在發現欺詐行為的1年內,依據民法典規定通過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撤銷合同、主張損害賠償。

  他還表示,直接實施代助考舞弊行為人員如協助組織策劃大規模代考行為,獲益數額巨大,則可能涉嫌觸犯非法經營罪等罪名,可被追究刑事責任。

  專家建議,打擊此類招聘舞弊行為要從技術、制度等多角度形成合力。

  “已有一些考試軟件系統能實現對作弊行為的技術識別,并能實現自動報警。”某知名軟件公司技術相關負責人透露,其實部分招聘企業,特別是知名互聯網企業,本身就有十分強大的產品研發實力和技術團隊,只要企業充分重視,反作弊能力將得到大幅度提升。

  他表示完全可以通過在軟件程序內加入插件和代碼等技術手段來堵住當前漏洞。

  趙精武建議,主管部門應加大對招聘舞弊行為相關信息的監管處置力度,對持續發布舞弊信息的網絡平臺進行處罰,同時協調行業協會等主體共同出臺管理規范,進一步完善處置此類行為的規范依據。

  (新華社上海5月26日電)

責任編輯:陳路

求職者,千萬遠離這些人!
——企業招聘線上筆試“代助考黑產鏈”追蹤
發布時間:2021-05-27   
來       源:新華日報  

  “‘阿里筆試’‘騰訊筆試’,保正確率,老字號,包過進面試。”

  眼下正值招聘求職旺季,競爭十分激烈。因疫情防控需要,招聘企業廣泛設置網絡筆試環節。新華社記者調查發現,當前網上存在不少向應聘者提供各類企業特別是知名互聯網企業網絡筆試代助考舞弊服務的“槍手”,嚴重影響招聘工作公平公正。

  名企線上考試“槍手”活躍網絡

  費用幾百元至幾十萬元不等

  “我自己收到幾家公司的測評,找了機構去筆試助攻”“我就是找筆試助攻的,做了6家收到4家的面試,正確率還挺高”……在一些網絡平臺上,記者發現有不少人在交流花錢請“槍手”參加知名公司線上筆試的經歷。

  多名求職者告訴記者,入職網考找“槍手”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記者在百度搜索“筆試助攻”等,搜索結果達220萬個,其中可以輕易找到提供知名互聯網公司、銀行、咨詢公司等各類企業線上筆試服務的代考機構的聯系方式。

  記者在微博上發現一個名為“星座銀行筆試加油”的賬號,其認證為“星座命理博主”,粉絲超過5萬,實際上從事的是有償求職代考服務。

  記者看到,在其提供“助攻服務”的微博下點贊量高達17.9萬次。還有不少人留下“求助”信息,找其代考。

  一家“代考機構”告訴記者,可提供各大互聯網公司“實習內推”“筆試助攻”“全職內推”等一條龍服務。

  記者調查發現,部分“代考機構”提供的代考服務價格在每小時400元至600元不等,有些費用更高。“我們找的都是名牌高校學生或者資深從業人員,價格根據考試難度和時長確定。難度高價格自然高。”有“代考機構”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還能提供“包找工作”全套服務,費用高達20萬元左右。

  北京云嘉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表示,入職考試作弊成風踐踏了社會和職場的誠信理念,加劇了求職市場不正當、不公平競爭問題。

  找監考漏洞堪比“諜戰”

  有人找代考被坑慘

  多家企業招聘工作負責人告訴記者,為保障線上考試安全、公平,會在考試中應用技術監考手段。但記者調查發現,仍存漏洞讓“代助考”舞弊人員有機可乘。

  部分手機能實現分屏,邊考邊搜題。一名“代助考”人員告訴記者,當前的考試系統一旦啟動,可強制手機或電腦的屏幕上僅能顯示考試界面一個窗口,無法移動窗口和調整窗口大小。但有些品牌的手機可以通過開發者選項設置強制分屏,考試軟件也無法檢測出屏幕是否可以分屏或有懸浮窗。

  他告訴記者,用此辦法就能一邊考試一邊搜索答案,還能用社交軟件交流。

  此外,一位“槍手”告訴記者,現在很多手機和電腦能夠將屏幕內容投射共享給其他顯示設備。微型耳機體積小,攜帶后可利用攝像頭監控范圍盲區隱蔽不被發現。

  但也有求職者花錢找代考卻反被坑苦。

  大學畢業生小舒告訴記者,自己曾在閑魚平臺上花錢雇請“槍手”參加某知名互聯網公司招聘考試。“滿分100的選擇題,他當時應該是隨便盲選,最后考出來18分,考完后他就把我給拉黑了。”

  來自四川的小李也曾有類似的遭遇,“‘槍手’收了我1500元,對我說‘不過全額返還’。結果考試的時候他什么都不會,還對我惡語相向,威脅說要去求職公司和學校舉報我作弊,最后我只好忍氣吞聲。”

  上海善法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秦裕斌律師說:“線上考試環境相對寬松,求職者作弊成功機會大、成本較低,通過入職考試有可能獲得不菲的收益;即使作弊被發現,作弊者最多是失去該就業機會,不妨礙‘另謀高就’。”他告訴記者,刑法明確了在高考、中央和地方公務員錄用考試等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中組織作弊、替考屬于犯罪,但對其他類型招聘考試中作弊人員如何處理并未明確規定。

  招聘找“槍手”法律風險大

  治理需堵技術、規范漏洞

  專家表示,在網絡平臺購買“槍手”代助考通過企業招聘考試的行為,將給招聘企業、求職者、“槍手”、網絡平臺等各主體造成巨大風險,可能招致嚴重的法律責任。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工業與信息化法治戰略與管理重點實驗室辦公室主任趙精武表示,發布“代助考”舞弊信息屬違法行為,按照網絡安全法相關規定,網絡運營者應當承擔過濾、防擴散以及保存記錄等義務。所以,網絡平臺經營者依法負有對此類信息的事先審查和預防義務,應當通過關鍵詞搜索和定位技術屏蔽此類信息或受理用戶投訴及時刪除清理。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民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琦認為,如果用人單位發現所簽訂勞動合同的人員是以代考舞弊等行為通過招聘考試,這屬于因欺詐而做出意思表示的行為,通常而言,用人單位可以在發現欺詐行為的1年內,依據民法典規定通過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撤銷合同、主張損害賠償。

  他還表示,直接實施代助考舞弊行為人員如協助組織策劃大規模代考行為,獲益數額巨大,則可能涉嫌觸犯非法經營罪等罪名,可被追究刑事責任。

  專家建議,打擊此類招聘舞弊行為要從技術、制度等多角度形成合力。

  “已有一些考試軟件系統能實現對作弊行為的技術識別,并能實現自動報警。”某知名軟件公司技術相關負責人透露,其實部分招聘企業,特別是知名互聯網企業,本身就有十分強大的產品研發實力和技術團隊,只要企業充分重視,反作弊能力將得到大幅度提升。

  他表示完全可以通過在軟件程序內加入插件和代碼等技術手段來堵住當前漏洞。

  趙精武建議,主管部門應加大對招聘舞弊行為相關信息的監管處置力度,對持續發布舞弊信息的網絡平臺進行處罰,同時協調行業協會等主體共同出臺管理規范,進一步完善處置此類行為的規范依據。

  (新華社上海5月26日電)

責任編輯:陳路

江蘇教育報刊總社 | 關于我們 | 法律聲明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地址:中國江蘇省南京市草場門大街133號  郵編:210036  

江蘇省網絡視聽違規節目舉報

電話:86275776(報社相關),86275726(通聯發行) 傳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術支持:86381340。

蘇公網安備 32010602010084號, 蘇ICP備09001380號,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010420

江蘇教育報刊總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禁止轉載

福利社fuli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