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tva8o"><option id="tva8o"></option></samp>
<blockquote id="tva8o"></blockquote>
<sup id="tva8o"><noframes id="tva8o"></noframes></sup>
<dfn id="tva8o"><label id="tva8o"><em id="tva8o"></em></label></dfn>
<var id="tva8o"><label id="tva8o"></label></var>
<label id="tva8o"><noframes id="tva8o"></noframes></label>
<delect id="tva8o"></delect>
<button id="tva8o"><xmp id="tva8o">
<delect id="tva8o"></delect>
<label id="tva8o"></label><label id="tva8o"><div id="tva8o"><label id="tva8o"></label></div></label>
<delect id="tva8o"></delect>
<delect id="tva8o"><div id="tva8o"></div></delect>
<delect id="tva8o"></delect><label id="tva8o"></label>
<strike id="tva8o"><xmp id="tva8o"><option id="tva8o"></option><delect id="tva8o"><noframes id="tva8o"><label id="tva8o"><div id="tva8o"><label id="tva8o"></label></div></label>
<delect id="tva8o"></delect>

 首頁 > 新聞資訊 > 視點 > 正文

“公辦托管班”,如何辦好、管好?(圖)

作者: 發布時間:2021-07-08 來源: 新華日報

多地表示將開辦暑期班解決小學生“看護難”問題

“公辦托管班”,如何辦好、管好?

  杭州市富陽區東洲街道,逸城社區的黨員志愿者在街道開辦的暑期托管班中為孩子們上非遺剪紙課。

新華社發

  近日,北京、江蘇、河南等全國多地教育部門表示將開辦面向小學生的暑期托管班,令一些正在發愁暑期“看護難”的家長喜出望外。人們普遍認為,由政府部門開設“公辦暑期托管班”值得點贊。

  記者采訪了解到,上海、三亞等地已經探索假期托管服務多年,解決了部分家庭孩子無人看護的難題,受到群眾好評。但專家認為,要將這一服務持續開展下去,還需破解好相關服務人員和經費的來源問題,積極探索校內、校外人員共同參與的多元教育服務供給,不斷豐富孩子的暑期生活。

  “托管班”解決家長后顧之憂

  北京市教委7月2日發布消息表示,將面向小學一年級至五年級開展托管服務。當日晚間,北京東城區家長王女士接到班主任通知,學校將于7月19日至8月3日開展托管服務,參加的同學可以報名。

  “托管服務內容包括提供學習場所,開放圖書館、閱覽室,有組織地開展體育活動等,地點在校園內。托管適當收取費用,對家庭困難學生免收托管服務費用。”王女士說,這個舉措非常好。但因為之前考慮到孩子暑期無人看管,已經安排好跟爺爺奶奶回老家了,今年就先不參加了,下次肯定會爭取。

  上海早在2014年就依托社區創辦了“小學生愛心暑托班”,并逐步實現全市所有街道、鄉鎮全覆蓋,今年暑期已經開班。7月6日,在上海市黃浦區五里橋社區文化活動中心內的愛心暑托班辦班點,三年級女孩盈盈來到教室,惦記著要來上茶藝課。她的奶奶說,這里午飯好吃、課程也有趣,孩子很喜歡。

  在校內開展暑期托管也有先例,三亞市吉陽區自2017年開展小學生公益暑期托管課堂項目,學生除需要繳納午餐費用外,其余課程免費。“今年有2600多人報名托管服務,占全區小學生人數的1/6,托管點覆蓋城區四成小學。”三亞市吉陽區教育局局長侯雪華說,今年起,吉陽區的經驗推廣至全市,各區都將探索在校內開展暑期托管服務,以緩解小學生暑期看護難。

  需逐步破解托管定位、人員保障等新挑戰

  記者采訪了解到,各地在探索暑期托管服務的過程中,因地制宜地采取了不同的發展模式。無論是依托街道、社區,還是依托學校開展暑期托管服務,都需要進一步解決好定位以及人員、經費等保障問題。

  ——服務群體定位是否清晰?“7月5日是報名第一天,全校有十幾名學生明確了意向。”北京一位小學校長說,我們附近三所學校的學生集中到一所學校托管。在報名過程中充分尊重學生、教師的自愿原則,發現一些家庭確實存在困難,比如雙職工、老人身體不好、單親等原因需要托管。

  ——孩子的暑期需求是否滿足?“幾年前暑托班剛開辦時,上海家長們并不積極,覺得課程不夠豐富,孩子收獲不大。”上海市黃浦區五里橋街道團工委副書記朱婷婷說,這幾年通過不斷豐富課程內容,增加了藝術、科技等趣味課程,現在上海的愛心暑托班受到越來越多家長的青睞,今年報名開通后幾十秒名額就被一搶而空。

  ——物美價廉的服務如何持續?目前,各地托管服務均為公益性質,每天收費從免費到幾十元不等,補貼主要來自各級政府。

  如上海為期三周的托管班收費600元/人,主要用于購買社會組織的課程,不足的部分由街道補貼。此外,上海通過招募志愿者的方式補充人員保障,今年共招募超過12000名學生志愿者。

  上海電力大學大二學生徐暢是其中一員,除日常照看工作外,他還為孩子們準備了美術課程。“暑托班是大學生社會實踐的有效平臺,能讓我們更加貼近社會、走進基層。”徐暢說。

  三亞市吉陽區暑期公益課堂采取“政府采購+志愿服務”的模式,2021年,政府預算了50萬元暑期公益課堂專項經費,除了課堂費用,還可以給學生購買意外傷害險以及提供100元/日的志愿者補助及志愿者餐費等,平均每個孩子投入不到200元。

  一位基層教育管理者說,活動在校園內場地不用額外付費,主要需要支付水電費、保險費用、志愿者的管理費用等。公辦托管服務事實上并不需要花費很多財政資金,能否辦好關鍵在于組織者的精心設計、安排和責任心。

  “暑期托管”要考慮教師權益

  受訪業內人士提出,學校、社區開展“公辦暑期托管”是政府的惠民之舉,在減輕家庭經濟負擔的同時也減少校外培訓給孩子帶來的壓力,體現了政府對百姓訴求的回應。但再好的“托管班”都不能成為孩子暑期生活的替代品。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教育政策研究院執行院長張志勇提出,在開設托管服務中要關注教師的合法權益,不要將暑期變成“小學期”。學校在假期開展托管服務的同時,必須努力保障教師的帶薪休假權,在實踐中探索建立和完善教師輪崗輪休制度。對參加暑期托管服務的教師,應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給予相應的加班工資。

  受訪專家提出,學校舉辦暑期托管服務,不能取代更不能剝奪家庭本應承擔的孩子暑期教育之責。暑期是中小學生放松身心、自主學習、社會實踐的時間。在假期里,家長應盡可能多抽出時間陪伴孩子,積極參與和幫助孩子健康成長。

  此外,要強調因地制宜的原則,鼓勵各地探索不同模式的暑期托管服務。不僅學校、街道可以開展托管服務,少年宮、科技館、兒童活動中心等校外公共教育場所,都可以按照有關規定對未成年人免費或者優惠開放。

  (新華社北京7月7日電)

  原載:《新華日報》2021年7月8日,版次:22

責任編輯:陳路

“公辦托管班”,如何辦好、管好?(圖)
發布時間:2021-07-08   
來       源:新華日報  

多地表示將開辦暑期班解決小學生“看護難”問題

“公辦托管班”,如何辦好、管好?

  杭州市富陽區東洲街道,逸城社區的黨員志愿者在街道開辦的暑期托管班中為孩子們上非遺剪紙課。

新華社發

  近日,北京、江蘇、河南等全國多地教育部門表示將開辦面向小學生的暑期托管班,令一些正在發愁暑期“看護難”的家長喜出望外。人們普遍認為,由政府部門開設“公辦暑期托管班”值得點贊。

  記者采訪了解到,上海、三亞等地已經探索假期托管服務多年,解決了部分家庭孩子無人看護的難題,受到群眾好評。但專家認為,要將這一服務持續開展下去,還需破解好相關服務人員和經費的來源問題,積極探索校內、校外人員共同參與的多元教育服務供給,不斷豐富孩子的暑期生活。

  “托管班”解決家長后顧之憂

  北京市教委7月2日發布消息表示,將面向小學一年級至五年級開展托管服務。當日晚間,北京東城區家長王女士接到班主任通知,學校將于7月19日至8月3日開展托管服務,參加的同學可以報名。

  “托管服務內容包括提供學習場所,開放圖書館、閱覽室,有組織地開展體育活動等,地點在校園內。托管適當收取費用,對家庭困難學生免收托管服務費用。”王女士說,這個舉措非常好。但因為之前考慮到孩子暑期無人看管,已經安排好跟爺爺奶奶回老家了,今年就先不參加了,下次肯定會爭取。

  上海早在2014年就依托社區創辦了“小學生愛心暑托班”,并逐步實現全市所有街道、鄉鎮全覆蓋,今年暑期已經開班。7月6日,在上海市黃浦區五里橋社區文化活動中心內的愛心暑托班辦班點,三年級女孩盈盈來到教室,惦記著要來上茶藝課。她的奶奶說,這里午飯好吃、課程也有趣,孩子很喜歡。

  在校內開展暑期托管也有先例,三亞市吉陽區自2017年開展小學生公益暑期托管課堂項目,學生除需要繳納午餐費用外,其余課程免費。“今年有2600多人報名托管服務,占全區小學生人數的1/6,托管點覆蓋城區四成小學。”三亞市吉陽區教育局局長侯雪華說,今年起,吉陽區的經驗推廣至全市,各區都將探索在校內開展暑期托管服務,以緩解小學生暑期看護難。

  需逐步破解托管定位、人員保障等新挑戰

  記者采訪了解到,各地在探索暑期托管服務的過程中,因地制宜地采取了不同的發展模式。無論是依托街道、社區,還是依托學校開展暑期托管服務,都需要進一步解決好定位以及人員、經費等保障問題。

  ——服務群體定位是否清晰?“7月5日是報名第一天,全校有十幾名學生明確了意向。”北京一位小學校長說,我們附近三所學校的學生集中到一所學校托管。在報名過程中充分尊重學生、教師的自愿原則,發現一些家庭確實存在困難,比如雙職工、老人身體不好、單親等原因需要托管。

  ——孩子的暑期需求是否滿足?“幾年前暑托班剛開辦時,上海家長們并不積極,覺得課程不夠豐富,孩子收獲不大。”上海市黃浦區五里橋街道團工委副書記朱婷婷說,這幾年通過不斷豐富課程內容,增加了藝術、科技等趣味課程,現在上海的愛心暑托班受到越來越多家長的青睞,今年報名開通后幾十秒名額就被一搶而空。

  ——物美價廉的服務如何持續?目前,各地托管服務均為公益性質,每天收費從免費到幾十元不等,補貼主要來自各級政府。

  如上海為期三周的托管班收費600元/人,主要用于購買社會組織的課程,不足的部分由街道補貼。此外,上海通過招募志愿者的方式補充人員保障,今年共招募超過12000名學生志愿者。

  上海電力大學大二學生徐暢是其中一員,除日常照看工作外,他還為孩子們準備了美術課程。“暑托班是大學生社會實踐的有效平臺,能讓我們更加貼近社會、走進基層。”徐暢說。

  三亞市吉陽區暑期公益課堂采取“政府采購+志愿服務”的模式,2021年,政府預算了50萬元暑期公益課堂專項經費,除了課堂費用,還可以給學生購買意外傷害險以及提供100元/日的志愿者補助及志愿者餐費等,平均每個孩子投入不到200元。

  一位基層教育管理者說,活動在校園內場地不用額外付費,主要需要支付水電費、保險費用、志愿者的管理費用等。公辦托管服務事實上并不需要花費很多財政資金,能否辦好關鍵在于組織者的精心設計、安排和責任心。

  “暑期托管”要考慮教師權益

  受訪業內人士提出,學校、社區開展“公辦暑期托管”是政府的惠民之舉,在減輕家庭經濟負擔的同時也減少校外培訓給孩子帶來的壓力,體現了政府對百姓訴求的回應。但再好的“托管班”都不能成為孩子暑期生活的替代品。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教育政策研究院執行院長張志勇提出,在開設托管服務中要關注教師的合法權益,不要將暑期變成“小學期”。學校在假期開展托管服務的同時,必須努力保障教師的帶薪休假權,在實踐中探索建立和完善教師輪崗輪休制度。對參加暑期托管服務的教師,應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給予相應的加班工資。

  受訪專家提出,學校舉辦暑期托管服務,不能取代更不能剝奪家庭本應承擔的孩子暑期教育之責。暑期是中小學生放松身心、自主學習、社會實踐的時間。在假期里,家長應盡可能多抽出時間陪伴孩子,積極參與和幫助孩子健康成長。

  此外,要強調因地制宜的原則,鼓勵各地探索不同模式的暑期托管服務。不僅學校、街道可以開展托管服務,少年宮、科技館、兒童活動中心等校外公共教育場所,都可以按照有關規定對未成年人免費或者優惠開放。

  (新華社北京7月7日電)

  原載:《新華日報》2021年7月8日,版次:22

責任編輯:陳路

江蘇教育報刊總社 | 關于我們 | 法律聲明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地址:中國江蘇省南京市草場門大街133號  郵編:210036  

江蘇省網絡視聽違規節目舉報

電話:86275776(報社相關),86275726(通聯發行) 傳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術支持:86381340。

蘇公網安備 32010602010084號, 蘇ICP備09001380號,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010420

江蘇教育報刊總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禁止轉載

福利社fuli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