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2kff6"><th id="2kff6"></th></acronym><track id="2kff6"></track>

<wbr id="2kff6"><xmp id="2kff6">

<button id="2kff6"><xmp id="2kff6">

<wbr id="2kff6"><xmp id="2kff6"><td id="2kff6"></td>

<wbr id="2kff6"></wbr>

 首頁 > 蘇派教育 > 大家論道 > 正文

教育情感世界的守望者

作者:王燦明 發布時間:2021-08-11 來源: 江蘇教育報

  ■王燦明

  2020年8月10日,著名教育學家朱小蔓教授離開了我們。生前,她曾擔任南京師范大學副校長、中央教育科學研究所所長以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農村教育研究與培訓中心主任等職。她在教育哲學、道德教育、生命教育、課程改革、教師教育等諸多領域都有開創性研究,成功開拓當代情感教育研究新領域,為推進我國教育科學研究作出了卓越貢獻。朱小蔓教授是當代中國少有的能夠把哲學、倫理學、心理學和教育學貫通起來開展研究的教育學者,具有很強的學術敏感性。今天,我們緬懷朱小蔓教授,就要繼承她的教育思想,弘揚她的治學精神,學習她的為人風范,更好地做好教育科研工作。

  1994年,《高等師范教育研究》雜志第6期同時發表了我們倆的論文,朱小蔓教授讀了我的論文后,對這篇論文贊賞有加,并向他人了解我的科研情況。遺憾的是,我們一直無緣相見,直到2001年我去南京師范大學參加基礎教育改革與教師教育國際研討會,才有機會拜訪她,開始了難忘的學術交往。

  為了深入了解朱小蔓教授的教育思想,我幾乎拜讀過她的每一部著作和每一篇論文,比如《情感教育論綱》《兒童情感發展與教育》以及《教育的問題與挑戰——思想的回應》,并因此萌發了報考她的研究生的念頭。然而,隨著學術影響力日益提升,她的職務也越來越高,許多青年才俊渴望加入她的麾下,我只能望而卻步。

  后來,與朱小蔓教授聊起此事,她笑著安慰我說:“我們成不了師生,還可以成為朋友。”她的鼓勵就像一縷陽光照進我的心房,讓我倍感溫暖。此后,我多次向她求教,她總是有求必應。拙著《兒童創造教育新論》出版后,我在第一時間寄給她,很快就收到了她熱情洋溢的回信:“這是作者多年勞作的結晶,自成體系,結構精心,有原理性知識,同時有豐富的案例,為教育界處理研究兒童創造活動增添了一部有價值的力作。”能獲得她如此高的評價,讓我慶幸自己14年的努力沒有付諸東流。在我的印象中,朱小蔓教授總喜歡稱贊別人,而很少批評別人。這跟她的情感教育理念一脈相承,也是她的人格魅力所在。

  學術報國是朱小蔓教授畢生的追求,但長時間、高強度的教育科研嚴重損害了她的身體健康,所有關心她的人都為此而憂心忡忡。我們曾去太湖療養院看望她,她卻安排我們去游覽太湖,因為她正在準備一個重要會議的報告。午餐期間,她聊得最多的還是她的工作、科研和研究生培養。她對黨和國家的教育決策充滿信心,但對政策的執行環節較為擔憂,并努力思考和不斷探究其癥結所在,以便提出有針對性的對策,那種強烈的擔當精神和家國情懷讓我至今記憶猶新。久別重逢后的我們相談甚歡,但隨之發現她很累,以致額角上沁出了細細的汗珠,我們只能匆匆告別。令人困惑的是,她已遠離自己的崗位,為什么就不能停下手頭的工作?直到她不幸去世的噩耗傳來,我才明白,她是在搶時間,與時間賽跑,希望有生之年能為新時代的教育科學發展貢獻更多智慧。

  最后一次見到朱小蔓教授是在2018年5月。在醫院,她招呼我坐到床邊,高興地說:“今天正好沒有其他客人,我們可以好好聊聊。”我扼要匯報了在兒童創造教育與情境教育深度融合上所做的探索,她稍加思索后說:“這是一個很有魅力的研究領域,它能拓展兒童創造教育的研究空間,對情境教育的創新發展也大有裨益。”她還詳細詢問了實驗研究的情況,認為我國不乏書齋研究的專家,缺少的恰恰就是扎根一線的實驗研究,鼓勵我向兒童教育家李吉林學習,不斷推出植根本土的原創成果。我是來探病的,她卻對自己的健康狀況只字未提,反而關心起我的課題進展,并進行了悉心指導。在我看來,朱小蔓教授對學術關注很多,對生活卻關注很少,對別人關心很多,對自己卻關心很少,她是一位純粹而高尚的教育學者。

  朱小蔓教授學貫中西卻平易近人,志向高遠卻淡泊名利,成果斐然仍不斷精進,早已成為許多教育學人治學和為人的典范,并將一直激勵著我們在教育科研的征程上奮力前行。

(作者系南通大學情境教育研究院院長)

責任編輯:陳路

教育情感世界的守望者
發布時間:2021-08-11   
來       源:江蘇教育報  

  ■王燦明

  2020年8月10日,著名教育學家朱小蔓教授離開了我們。生前,她曾擔任南京師范大學副校長、中央教育科學研究所所長以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農村教育研究與培訓中心主任等職。她在教育哲學、道德教育、生命教育、課程改革、教師教育等諸多領域都有開創性研究,成功開拓當代情感教育研究新領域,為推進我國教育科學研究作出了卓越貢獻。朱小蔓教授是當代中國少有的能夠把哲學、倫理學、心理學和教育學貫通起來開展研究的教育學者,具有很強的學術敏感性。今天,我們緬懷朱小蔓教授,就要繼承她的教育思想,弘揚她的治學精神,學習她的為人風范,更好地做好教育科研工作。

  1994年,《高等師范教育研究》雜志第6期同時發表了我們倆的論文,朱小蔓教授讀了我的論文后,對這篇論文贊賞有加,并向他人了解我的科研情況。遺憾的是,我們一直無緣相見,直到2001年我去南京師范大學參加基礎教育改革與教師教育國際研討會,才有機會拜訪她,開始了難忘的學術交往。

  為了深入了解朱小蔓教授的教育思想,我幾乎拜讀過她的每一部著作和每一篇論文,比如《情感教育論綱》《兒童情感發展與教育》以及《教育的問題與挑戰——思想的回應》,并因此萌發了報考她的研究生的念頭。然而,隨著學術影響力日益提升,她的職務也越來越高,許多青年才俊渴望加入她的麾下,我只能望而卻步。

  后來,與朱小蔓教授聊起此事,她笑著安慰我說:“我們成不了師生,還可以成為朋友。”她的鼓勵就像一縷陽光照進我的心房,讓我倍感溫暖。此后,我多次向她求教,她總是有求必應。拙著《兒童創造教育新論》出版后,我在第一時間寄給她,很快就收到了她熱情洋溢的回信:“這是作者多年勞作的結晶,自成體系,結構精心,有原理性知識,同時有豐富的案例,為教育界處理研究兒童創造活動增添了一部有價值的力作。”能獲得她如此高的評價,讓我慶幸自己14年的努力沒有付諸東流。在我的印象中,朱小蔓教授總喜歡稱贊別人,而很少批評別人。這跟她的情感教育理念一脈相承,也是她的人格魅力所在。

  學術報國是朱小蔓教授畢生的追求,但長時間、高強度的教育科研嚴重損害了她的身體健康,所有關心她的人都為此而憂心忡忡。我們曾去太湖療養院看望她,她卻安排我們去游覽太湖,因為她正在準備一個重要會議的報告。午餐期間,她聊得最多的還是她的工作、科研和研究生培養。她對黨和國家的教育決策充滿信心,但對政策的執行環節較為擔憂,并努力思考和不斷探究其癥結所在,以便提出有針對性的對策,那種強烈的擔當精神和家國情懷讓我至今記憶猶新。久別重逢后的我們相談甚歡,但隨之發現她很累,以致額角上沁出了細細的汗珠,我們只能匆匆告別。令人困惑的是,她已遠離自己的崗位,為什么就不能停下手頭的工作?直到她不幸去世的噩耗傳來,我才明白,她是在搶時間,與時間賽跑,希望有生之年能為新時代的教育科學發展貢獻更多智慧。

  最后一次見到朱小蔓教授是在2018年5月。在醫院,她招呼我坐到床邊,高興地說:“今天正好沒有其他客人,我們可以好好聊聊。”我扼要匯報了在兒童創造教育與情境教育深度融合上所做的探索,她稍加思索后說:“這是一個很有魅力的研究領域,它能拓展兒童創造教育的研究空間,對情境教育的創新發展也大有裨益。”她還詳細詢問了實驗研究的情況,認為我國不乏書齋研究的專家,缺少的恰恰就是扎根一線的實驗研究,鼓勵我向兒童教育家李吉林學習,不斷推出植根本土的原創成果。我是來探病的,她卻對自己的健康狀況只字未提,反而關心起我的課題進展,并進行了悉心指導。在我看來,朱小蔓教授對學術關注很多,對生活卻關注很少,對別人關心很多,對自己卻關心很少,她是一位純粹而高尚的教育學者。

  朱小蔓教授學貫中西卻平易近人,志向高遠卻淡泊名利,成果斐然仍不斷精進,早已成為許多教育學人治學和為人的典范,并將一直激勵著我們在教育科研的征程上奮力前行。

(作者系南通大學情境教育研究院院長)

責任編輯:陳路

江蘇教育報刊總社 | 關于我們 | 法律聲明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地址:中國江蘇省南京市草場門大街133號  郵編:210036  

江蘇省網絡視聽違規節目舉報

電話:86275776(報社相關),86275726(通聯發行) 傳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術支持:86381340。

蘇公網安備 32010602010084號, 蘇ICP備09001380號,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010420

江蘇教育報刊總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禁止轉載

福利社fuli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