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2kff6"><th id="2kff6"></th></acronym><track id="2kff6"></track>

<wbr id="2kff6"><xmp id="2kff6">

<button id="2kff6"><xmp id="2kff6">

<wbr id="2kff6"><xmp id="2kff6"><td id="2kff6"></td>

<wbr id="2kff6"></wbr>

 首頁 > 蘇派教育 > 執教感悟 > 正文

花甲父親三考大學

作者:佟雨航 發布時間:2021-08-11 來源: 江蘇教育報

  ■佟雨航

  父親一直對他沒上過大學耿耿于懷。

  父親上學時學習成績很好,教過他的老師都說他是考大學的好苗子。但在父親讀高中時,爺爺得了場重病,再不能下地干活了,父親不得不輟學挑起養家的重擔。父親回鄉務農的第二年,正好村子里的小學缺一名代課老師,作為當時村子里喝墨水最多的人,父親毫無懸念地進了村小,做了一名民辦教師,一直干到他60歲光榮退休。

  他在鄉村默默教書育人一輩子,桃李滿天下,但直到退休回家,依舊還是一名民辦教師。父親曾有一次改變民辦教師身份的機遇,鄉教育辦把父親轉正的表格報到縣教育局審批,卻因父親學歷太低被打了回來。父親也曾有一次進入成人教育學院深造的機會,但由于得自掏腰包且讀書期間還停發工資,便放棄了。父親放棄的原因是我們兄妹4人都在讀書,個個都要花錢,家里還有老人需要贍養。

  就這樣,沒上過大學成了父親最大的遺憾,而且年紀越大越難以釋懷。于是,父親在他退休后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我要考大學,我要上大學!親戚鄰里都說父親糊涂了——即使考上了大學,讀完了大學,人都這把年紀了,還能有啥用?我理解父親,他把4個兒女一個一個都供成了大學生,自己直到退休卻還僅是個肄業的高中生,父親心不甘啊!念及至此,我含著淚水對父親說:“爸,我支持你,我來供你上大學!”

  我去書店給父親買了高中教材和輔導資料,父親拉開了他備戰高考的帷幕。父親雖已是花甲之年了,但他畢竟從事了一輩子的教育事業,學習起來輕車熟路。有搞不懂的問題,還有我這個中學教師為他免費輔導。父親的學習勁頭很足,從父親學習的進度上,我猜測父親在退休之前就已經開始準備了。我除了告誡父親“欲速則不達、學習悠著點”外,再就是叮囑母親做好父親備考期間的后勤保障工作。

  第一次參加高考時,父親像一個青澀的高中生,竟提出讓我這個兒子陪他去高考,這不由讓我想起當年父親陪我高考的情景。高考很快就過去了,父親由于緊張,發揮得并不是很好。7月初,高考分數出來了,父親名落孫山。但父親并沒有氣餒,繼續投入到學習備考中。次年6月,父親再次披掛上陣,走進高考考場。這一年,雖然成績比前一年提高了一大截,但與父親心中的目標仍相差甚遠。雖然父親收到了一所專科學校的錄取通知書,但父親決定放棄入學,繼續學習來年再考。那一年,我征得父親的同意給他報了一個輔導班。第三次高考,父親如愿以償地考進了他理想中的師范大學。

  如今,父親已從師大畢業,并被鎮中心小學聘為校外專職輔導員。父親高興地對我說,他喜歡和孩子們在一起,他離不開他熱愛的教育事業。

責任編輯:陳路

相關新聞

花甲父親三考大學
發布時間:2021-08-11   
來       源:江蘇教育報  

  ■佟雨航

  父親一直對他沒上過大學耿耿于懷。

  父親上學時學習成績很好,教過他的老師都說他是考大學的好苗子。但在父親讀高中時,爺爺得了場重病,再不能下地干活了,父親不得不輟學挑起養家的重擔。父親回鄉務農的第二年,正好村子里的小學缺一名代課老師,作為當時村子里喝墨水最多的人,父親毫無懸念地進了村小,做了一名民辦教師,一直干到他60歲光榮退休。

  他在鄉村默默教書育人一輩子,桃李滿天下,但直到退休回家,依舊還是一名民辦教師。父親曾有一次改變民辦教師身份的機遇,鄉教育辦把父親轉正的表格報到縣教育局審批,卻因父親學歷太低被打了回來。父親也曾有一次進入成人教育學院深造的機會,但由于得自掏腰包且讀書期間還停發工資,便放棄了。父親放棄的原因是我們兄妹4人都在讀書,個個都要花錢,家里還有老人需要贍養。

  就這樣,沒上過大學成了父親最大的遺憾,而且年紀越大越難以釋懷。于是,父親在他退休后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我要考大學,我要上大學!親戚鄰里都說父親糊涂了——即使考上了大學,讀完了大學,人都這把年紀了,還能有啥用?我理解父親,他把4個兒女一個一個都供成了大學生,自己直到退休卻還僅是個肄業的高中生,父親心不甘啊!念及至此,我含著淚水對父親說:“爸,我支持你,我來供你上大學!”

  我去書店給父親買了高中教材和輔導資料,父親拉開了他備戰高考的帷幕。父親雖已是花甲之年了,但他畢竟從事了一輩子的教育事業,學習起來輕車熟路。有搞不懂的問題,還有我這個中學教師為他免費輔導。父親的學習勁頭很足,從父親學習的進度上,我猜測父親在退休之前就已經開始準備了。我除了告誡父親“欲速則不達、學習悠著點”外,再就是叮囑母親做好父親備考期間的后勤保障工作。

  第一次參加高考時,父親像一個青澀的高中生,竟提出讓我這個兒子陪他去高考,這不由讓我想起當年父親陪我高考的情景。高考很快就過去了,父親由于緊張,發揮得并不是很好。7月初,高考分數出來了,父親名落孫山。但父親并沒有氣餒,繼續投入到學習備考中。次年6月,父親再次披掛上陣,走進高考考場。這一年,雖然成績比前一年提高了一大截,但與父親心中的目標仍相差甚遠。雖然父親收到了一所專科學校的錄取通知書,但父親決定放棄入學,繼續學習來年再考。那一年,我征得父親的同意給他報了一個輔導班。第三次高考,父親如愿以償地考進了他理想中的師范大學。

  如今,父親已從師大畢業,并被鎮中心小學聘為校外專職輔導員。父親高興地對我說,他喜歡和孩子們在一起,他離不開他熱愛的教育事業。

責任編輯:陳路

江蘇教育報刊總社 | 關于我們 | 法律聲明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地址:中國江蘇省南京市草場門大街133號  郵編:210036  

江蘇省網絡視聽違規節目舉報

電話:86275776(報社相關),86275726(通聯發行) 傳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術支持:86381340。

蘇公網安備 32010602010084號, 蘇ICP備09001380號,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010420

江蘇教育報刊總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禁止轉載

福利社fuli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