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2kff6"><th id="2kff6"></th></acronym><track id="2kff6"></track>

<wbr id="2kff6"><xmp id="2kff6">

<button id="2kff6"><xmp id="2kff6">

<wbr id="2kff6"><xmp id="2kff6"><td id="2kff6"></td>

<wbr id="2kff6"></wbr>

 首頁 > 蘇派教育 > 執教感悟 > 正文

程校長的右手

作者:李秀芹 發布時間:2021-07-07 來源: 江蘇教育報

  ■李秀芹

  那年,我在一所鄉村小學當民辦教師,我們學校的校長姓程。程校長原來在生產隊里當隊長,后來村里修建小學,程校長會瓦工,他領著鄉親們做土坯、壘房子,6間土坯房蓋好后,5間做教室,1間當辦公室,學生們有了教室,就不用跑到10里外的鎮上上學了。

  那時教師少,學校只有2名教師,1名教師教好幾個班的學生,得知這一情況,程隊長萌生了當教師教學生的念頭。高小畢業的他讓我和另外一位教師幫他補習數學,學完了先演習一遍給我們看,若通過了,他再給學生們上課。

  程校長雖然學歷低,但上學時也是尖子生,因為家庭貧困沒有繼續讀書,為了集中精力搞好教學,他辭去了隊長的職務,專職當起了教師。白天上課,晚上補課,硬是用一年時間學完了中學數學。

  程校長脾氣好,做事認真,對學生的問題百答不厭,他所教的班級數學成績在全鄉排名第一。

  有一年,學校有個去師范進修的名額,我們都推薦程校長去,可程校長說,自己年齡大了,進修完也教不了幾年書,還是讓我們年輕教師去,最后程校長把這個機會讓給了我。臨行前他反復囑咐我,到了學校一定要好好學習,學成歸來,再把所學的知識傳授給他和另外一位教師。

  其實,程校長一直沒有放棄自學,他以驚人的毅力自學完了高中數學,但他卻甘愿當“小學生”,在業務上不斷向同行學習。

  我去師范進修后,程校長一人教3個班級的數學,而且還是學校的兼職校工,負責給師生燒水、物品維修等雜活,一人頂數人用,長期超負荷工作,讓他身體不堪重負,但他從未因頭疼腦熱耽誤一節課。

  他有個我們都很不解的習慣動作:疲乏時便舉起右手、握起拳頭,仰望天空,凝視一會兒,便滿血復活了。我工作累了,也學他的樣子,舉起右手、握起拳頭,抬頭觀天,但毫無效果。

  后來,學校要蓋新校舍,程校長說,磚瓦房蓋起來后,附近村莊的孩子也會來這里上學,教師隊伍也會壯大,他這個高小生得退下來,做專職校工,讓學歷高的教師走上講臺。

  那一年,程校長又干起了泥瓦匠的活兒,天天搬磚砌墻,腰都累彎了,但輕傷不下火線,他說,小病,舉起右手、握起拳頭,休息片刻就好了。

  新校舍建成后,程校長半白的頭發全白了,他一下成了“老人家”,但精氣神不輸年輕人,常見他拿著課本學習,真是活到老學到老,午休時間,還給后進生補課。

  70歲那年,一心向黨組織靠攏的他光榮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他面對黨旗,舉起右手、握起拳頭,熱淚盈眶。

  后來我們才得知,他的兒子在部隊任連長,在一次森林大火中,為營救困在火場的老鄉,英勇犧牲,年僅26歲,而這位英雄是一名黨員。那時我們才懂得,程校長自創的“休息法”,原來是他想犧牲的兒子了,那是他和兒子特殊的對話。程校長說,他經常夢到兒子,夢到他宣誓入黨的情景,兒子用行動證明自己是一名合格黨員,他以兒子為榜樣,余生向兒子學習。

  “干一行,愛一行,心中始終裝著他人,把為人民服務放在首位,這樣要求自己,總有一天也能加入中國共產黨。”這是程校長說的話,我記在心間,并寫下了我人生的第一份入黨申請書,時刻以程校長為榜樣,幾十年后,終于在退休那年,我也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責任編輯:陳路

相關新聞

程校長的右手
發布時間:2021-07-07   
來       源:江蘇教育報  

  ■李秀芹

  那年,我在一所鄉村小學當民辦教師,我們學校的校長姓程。程校長原來在生產隊里當隊長,后來村里修建小學,程校長會瓦工,他領著鄉親們做土坯、壘房子,6間土坯房蓋好后,5間做教室,1間當辦公室,學生們有了教室,就不用跑到10里外的鎮上上學了。

  那時教師少,學校只有2名教師,1名教師教好幾個班的學生,得知這一情況,程隊長萌生了當教師教學生的念頭。高小畢業的他讓我和另外一位教師幫他補習數學,學完了先演習一遍給我們看,若通過了,他再給學生們上課。

  程校長雖然學歷低,但上學時也是尖子生,因為家庭貧困沒有繼續讀書,為了集中精力搞好教學,他辭去了隊長的職務,專職當起了教師。白天上課,晚上補課,硬是用一年時間學完了中學數學。

  程校長脾氣好,做事認真,對學生的問題百答不厭,他所教的班級數學成績在全鄉排名第一。

  有一年,學校有個去師范進修的名額,我們都推薦程校長去,可程校長說,自己年齡大了,進修完也教不了幾年書,還是讓我們年輕教師去,最后程校長把這個機會讓給了我。臨行前他反復囑咐我,到了學校一定要好好學習,學成歸來,再把所學的知識傳授給他和另外一位教師。

  其實,程校長一直沒有放棄自學,他以驚人的毅力自學完了高中數學,但他卻甘愿當“小學生”,在業務上不斷向同行學習。

  我去師范進修后,程校長一人教3個班級的數學,而且還是學校的兼職校工,負責給師生燒水、物品維修等雜活,一人頂數人用,長期超負荷工作,讓他身體不堪重負,但他從未因頭疼腦熱耽誤一節課。

  他有個我們都很不解的習慣動作:疲乏時便舉起右手、握起拳頭,仰望天空,凝視一會兒,便滿血復活了。我工作累了,也學他的樣子,舉起右手、握起拳頭,抬頭觀天,但毫無效果。

  后來,學校要蓋新校舍,程校長說,磚瓦房蓋起來后,附近村莊的孩子也會來這里上學,教師隊伍也會壯大,他這個高小生得退下來,做專職校工,讓學歷高的教師走上講臺。

  那一年,程校長又干起了泥瓦匠的活兒,天天搬磚砌墻,腰都累彎了,但輕傷不下火線,他說,小病,舉起右手、握起拳頭,休息片刻就好了。

  新校舍建成后,程校長半白的頭發全白了,他一下成了“老人家”,但精氣神不輸年輕人,常見他拿著課本學習,真是活到老學到老,午休時間,還給后進生補課。

  70歲那年,一心向黨組織靠攏的他光榮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他面對黨旗,舉起右手、握起拳頭,熱淚盈眶。

  后來我們才得知,他的兒子在部隊任連長,在一次森林大火中,為營救困在火場的老鄉,英勇犧牲,年僅26歲,而這位英雄是一名黨員。那時我們才懂得,程校長自創的“休息法”,原來是他想犧牲的兒子了,那是他和兒子特殊的對話。程校長說,他經常夢到兒子,夢到他宣誓入黨的情景,兒子用行動證明自己是一名合格黨員,他以兒子為榜樣,余生向兒子學習。

  “干一行,愛一行,心中始終裝著他人,把為人民服務放在首位,這樣要求自己,總有一天也能加入中國共產黨。”這是程校長說的話,我記在心間,并寫下了我人生的第一份入黨申請書,時刻以程校長為榜樣,幾十年后,終于在退休那年,我也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責任編輯:陳路

江蘇教育報刊總社 | 關于我們 | 法律聲明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地址:中國江蘇省南京市草場門大街133號  郵編:210036  

江蘇省網絡視聽違規節目舉報

電話:86275776(報社相關),86275726(通聯發行) 傳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術支持:86381340。

蘇公網安備 32010602010084號, 蘇ICP備09001380號,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010420

江蘇教育報刊總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禁止轉載

福利社fuli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