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tva8o"><option id="tva8o"></option></samp>
<blockquote id="tva8o"></blockquote>
<sup id="tva8o"><noframes id="tva8o"></noframes></sup>
<dfn id="tva8o"><label id="tva8o"><em id="tva8o"></em></label></dfn>
<var id="tva8o"><label id="tva8o"></label></var>
<label id="tva8o"><noframes id="tva8o"></noframes></label>
<delect id="tva8o"></delect>
<button id="tva8o"><xmp id="tva8o">
<delect id="tva8o"></delect>
<label id="tva8o"></label><label id="tva8o"><div id="tva8o"><label id="tva8o"></label></div></label>
<delect id="tva8o"></delect>
<delect id="tva8o"><div id="tva8o"></div></delect>
<delect id="tva8o"></delect><label id="tva8o"></label>
<strike id="tva8o"><xmp id="tva8o"><option id="tva8o"></option><delect id="tva8o"><noframes id="tva8o"><label id="tva8o"><div id="tva8o"><label id="tva8o"></label></div></label>
<delect id="tva8o"></delect>

 首頁 > 蘇派教育 > 校園達人 > 正文

那個志愿者

作者: 發布時間:2020-02-17 來源: 江蘇教育新聞網

  現在社會上出現了“志愿者”這個職務,我都是很敬佩他們的,這樣無私奉獻、不求利益的行為的確值得贊揚。時能在馬路上或一些公共場所里看到他們,但實在太少了。我還沒怎么和他們接觸過。

  可就在一個月前,我終于接觸到了一個志愿者。

  那段時間學校辦運動會,全校都在操場上觀看,如果沒人管管那可是要鬧翻天的。于是學校每天都會叫一個班級選出值日生來管。那天選到我們班,我運動會上什么事都沒得干,理所當然被選上了。披上長長一條紅綢帶,上面寫著金色的“學生自主管理”幾個大字,手里拿著單子和筆,見到哪個班紀律差或怎么的,就瀟灑扣上一分,別提多威風了。可沒事干的同學并不多,勉勉強強湊了十二個,一個年級兩個,差不多了。可這只能把各個班級管好,要是有個調皮搗蛋的同學跨越警戒線和正在跑步的運動員撞個滿懷,可就完了。此時就需要志愿者去管了。

  想當志愿者的,只要去報一下名,就好了,連個標識都沒有,所以這職務基本沒人愿意干。我也滿以為是不會有志愿者的。

  早上,起著大霧。正在履職的我朦朦朧朧看到一個同學在離警戒線不遠的地方站著,便朝他大喊:“你哪個班的?不許跨越警戒線!快回你班上去!”

  他詫異地轉過身,回答道:“我?我是志愿者。”

  我驚訝極了,居然有人當志愿者?

  我走近他,打量起他來:穿著黑衣服黑褲子,手里拿著一小瓶礦泉水,臉上還頗有些稚氣,比我差不多矮半個頭,三四年級的樣子。

  “行,你去管吧。”我說,“小心點,霧大。”

  于是他又站到那大霧之中了。

  上午十點左右,霧散了不少。我很快又在警戒線旁看見了他,他還是老樣子,坐著在喝礦泉水。我走過去,在他身旁坐下。

  “咱談談。”我說。

  他轉過頭:“呵,是你啊。”

  我沒多說,直接切入主題:“你為什么想當志愿者?連個標識都沒有,值得嗎?”

  “需要我,我當然要去當了。沒人管,是要亂套的。再說,為學校做些貢獻,自然是好的。”他說著,語氣突然變得有些傷感,“班上同學老排擠我,我來這兒管管也挺好。”

  我一下子愣住了,以至于他站起來了都沒感覺到。

  “嘿,別愣神啊!四百米跑要開始了,我該管管了,你回去吧。”他說。

  我連忙站起來,問了他最后一個問題:“你叫什么名字,哪個班的?”

  “問我這個干啥?我可不想大名遠揚!”他恢復了先前的稚氣,笑嘻嘻地說。

  發令槍響了,他連忙說了聲“再見”,跑開了。

  我凝視著他的背影,直到我看不見他了。我突然從他身上感到了一種東西,看不見摸不著,十分珍貴,又像是十分偉大。

  第二天,我已不是值日生了,只能乖乖坐著,自然也沒能看到他。之后幾天,我一直沒能看到他。可他的臉龐時在我腦中閃現,他的話語時在我耳里回響,他身上那個東西,究竟是什么?

  后來,我終于明白:那就是一種精神,一種珍貴的、偉大的精神,一種無私奉獻的、默默無聞的精神。

  作者姓名:黃彥深

  學校班級:江蘇省如皋師范學校附屬小學五(1)班

 

 

責任編輯:李月昭

相關新聞

那個志愿者
發布時間:2020-02-17   
來       源:江蘇教育新聞網  

  現在社會上出現了“志愿者”這個職務,我都是很敬佩他們的,這樣無私奉獻、不求利益的行為的確值得贊揚。時能在馬路上或一些公共場所里看到他們,但實在太少了。我還沒怎么和他們接觸過。

  可就在一個月前,我終于接觸到了一個志愿者。

  那段時間學校辦運動會,全校都在操場上觀看,如果沒人管管那可是要鬧翻天的。于是學校每天都會叫一個班級選出值日生來管。那天選到我們班,我運動會上什么事都沒得干,理所當然被選上了。披上長長一條紅綢帶,上面寫著金色的“學生自主管理”幾個大字,手里拿著單子和筆,見到哪個班紀律差或怎么的,就瀟灑扣上一分,別提多威風了。可沒事干的同學并不多,勉勉強強湊了十二個,一個年級兩個,差不多了。可這只能把各個班級管好,要是有個調皮搗蛋的同學跨越警戒線和正在跑步的運動員撞個滿懷,可就完了。此時就需要志愿者去管了。

  想當志愿者的,只要去報一下名,就好了,連個標識都沒有,所以這職務基本沒人愿意干。我也滿以為是不會有志愿者的。

  早上,起著大霧。正在履職的我朦朦朧朧看到一個同學在離警戒線不遠的地方站著,便朝他大喊:“你哪個班的?不許跨越警戒線!快回你班上去!”

  他詫異地轉過身,回答道:“我?我是志愿者。”

  我驚訝極了,居然有人當志愿者?

  我走近他,打量起他來:穿著黑衣服黑褲子,手里拿著一小瓶礦泉水,臉上還頗有些稚氣,比我差不多矮半個頭,三四年級的樣子。

  “行,你去管吧。”我說,“小心點,霧大。”

  于是他又站到那大霧之中了。

  上午十點左右,霧散了不少。我很快又在警戒線旁看見了他,他還是老樣子,坐著在喝礦泉水。我走過去,在他身旁坐下。

  “咱談談。”我說。

  他轉過頭:“呵,是你啊。”

  我沒多說,直接切入主題:“你為什么想當志愿者?連個標識都沒有,值得嗎?”

  “需要我,我當然要去當了。沒人管,是要亂套的。再說,為學校做些貢獻,自然是好的。”他說著,語氣突然變得有些傷感,“班上同學老排擠我,我來這兒管管也挺好。”

  我一下子愣住了,以至于他站起來了都沒感覺到。

  “嘿,別愣神啊!四百米跑要開始了,我該管管了,你回去吧。”他說。

  我連忙站起來,問了他最后一個問題:“你叫什么名字,哪個班的?”

  “問我這個干啥?我可不想大名遠揚!”他恢復了先前的稚氣,笑嘻嘻地說。

  發令槍響了,他連忙說了聲“再見”,跑開了。

  我凝視著他的背影,直到我看不見他了。我突然從他身上感到了一種東西,看不見摸不著,十分珍貴,又像是十分偉大。

  第二天,我已不是值日生了,只能乖乖坐著,自然也沒能看到他。之后幾天,我一直沒能看到他。可他的臉龐時在我腦中閃現,他的話語時在我耳里回響,他身上那個東西,究竟是什么?

  后來,我終于明白:那就是一種精神,一種珍貴的、偉大的精神,一種無私奉獻的、默默無聞的精神。

  作者姓名:黃彥深

  學校班級:江蘇省如皋師范學校附屬小學五(1)班

 

 

責任編輯:李月昭

江蘇教育報刊總社 | 關于我們 | 法律聲明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地址:中國江蘇省南京市草場門大街133號  郵編:210036  

江蘇省網絡視聽違規節目舉報

電話:86275776(報社相關),86275726(通聯發行) 傳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術支持:86381340。

蘇公網安備 32010602010084號, 蘇ICP備09001380號,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010420

江蘇教育報刊總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禁止轉載

福利社fuli8